5G智能路由器走紅 有了它不用換手機也能享5G速度

2019年10月16日22:40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于紫月

現在換不換5G手機?想必很多人都在糾結此事。

牌照發放、基站布設、場景拓展……如今,5G產業正在全球范圍內快速擴張。然而,若想讓普通民眾真正享受到5G高速、低延遲的極致體驗,還要依賴于5G終端產品——手機的普及。

但5G手機目前還是個高端產品,早前華為、三星等廠家推出的5G手機價格讓人望而卻步,普遍高于6000元。即便vivo、小米等廠家后續推出的手機價格有所下降,售價也近4000元。

事實上,除了手機,另一種類似于“路由器”的5G終端產品開始走入消費者的視野——5G CPE(Customer Premise Equipment,客戶終端設備)。

近日,華為5G CPE Pro獲得我國首個5G無線數據終端電信設備進網許可證,網絡上對于CPE這個“神器”的討論越來越熱烈。甚至網傳,有了它不買5G手機也能享受5G速度。事實是否真是如此?帶著疑問,科技日報記者采訪了業內相關專家。

充當5G網絡的智能路由器

CPE究竟有何功能?

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家里明明裝了Wi-Fi,但在衛生間、浴室、陽臺等地還是經常會出現無信號或信號差的情況。這時,可以在這些“死角”安裝次路由器,以增強網絡信號。CPE便具備上述次路由器的功能。

“不同的是,CPE不僅能實現Wi-Fi信號的二次中繼,還能接收基站信號,并發出Wi-Fi信號?!?北京理工大學網絡攻防對抗技術研究所所長閆懷志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可以簡單地將接收5G基站信號的CPE視為5G網絡的智能路由器。

如今,全國各地5G基站建設如火如荼。據不完全統計,中國聯通、中國電信計劃今年建成4萬個5G基站;中國移動已在全國52個重點城市建成超過2萬個5G基站,預計2019年全年將建成5萬個,并在全國超過50個城市實現5G商用服務。

這些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基站,會在全國織就一張5G信號網,而CPE可作為5G移動網絡信號與智能手機之間的智能“跳板”?!敖柚@個‘跳板’,無論是4G手機,還是5G手機,都能連上5G網絡?!遍Z懷志說。

以國內某公司推出的5G CPE產品為例,給該產品插上SIM卡后,其周圍的手機、平板電腦等智能終端就能接收到由5G CPE Pro發出的Wi-Fi信號,用戶無需單獨辦理5G光纖寬帶,就可以用傳統終端設備在5G的“高速路”上馳騁。

信號傳輸速率會打折扣

“采用CPE技術上網,是在5G終端設備尚未普及的情況下,提供的一種變通的解決方案?!遍Z懷志說。

“雖然CPE可將5G信號轉換為Wi-Fi信號,并向下兼容4G、3G甚至是2G,但它畢竟是一種過渡解決方案,與使用5G終端設備上5G網有本質區別?!遍Z懷志表示,這些區別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5G網絡信號經過CPE的過渡處理,肯定會有一些性能損失,比如傳輸速率會打折扣。再者,5G信號的高速傳輸和處理還需要與之相匹配的5G“原生”智能終端,傳統的非5G終端(如4G手機)在數據處理方面,與之相比尚存在一定差距。

此前,曾有媒體對北京5G網絡CPE進行過線下實測。以北京郵電大學為例,直接使用5G手機,在該校主樓附近測得的5G網速平均值約為900Mbps。隨后,測試人員將SIM卡內置于CPE中,用同一部手機連接由CPE發出的Wi-Fi信號,結果顯示,5G手機連接到的網絡平均速率在490Mbps左右,約為直接用手機連接5G基站信號網速的54%。在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富凱大廈的測試結果較好一些,手機通過CPE中繼的網速約為直接接收基站信號網速的71%??梢?,在網速比拼中,CPE中繼信號確實遜于5G直連信號。

從用戶角度來看,人們大多關注的是下載速度和在線觀看高清視頻的實時體驗。測試人員也曾對此進行過測試,結果表明:通過CPE,5G手機的下載速度還是非??斓??!霸谠诰€觀看視頻場景下,用戶也可以隨意拖拽進度條,在線觀看視頻也沒有卡頓的情況,畫面非常流暢?!毕嚓P測試人員表示。

“客觀來看,使用CPE技術上5G網,5G的優勢無法得到全部展現;但從用戶主觀感受上來說,用戶或許直接感受不到其中的差異?!遍Z懷志表示,5G終端及應用的普及牽涉到方方面面,需要一個過渡周期,而CPE作為一種輔助性的技術措施,可能會存在較長時間。

“不過,一旦5G智能終端產品普及后,就可以實現5G網絡與5G終端的雙向直連,不再需要CPE作為‘跳板’,到時候CPE就可以‘功成身退’了?!遍Z懷志說。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朝阳| 文山| 镇江| 吉林| 昆山| 双鸭山| 福建福州| 天门| 桓台| 白山| 如皋| 白银| 汕头| 巴音郭楞| 临沂| 台州| 四川成都| 绥化| 泗洪| 鸡西| 如东| 鸡西| 长兴| 招远| 宜宾| 三亚| 天长| 铜仁| 云南昆明| 燕郊| 常德| 香港香港| 昌吉| 武夷山| 承德| 宁波| 玉溪| 昭通| 临沧| 阳春| 南安| 哈密| 扬州| 雄安新区| 周口| 固原| 七台河| 青州| 贵港| 石河子| 云南昆明| 自贡| 江门| 莱芜| 丽水| 亳州| 吉安| 钦州| 石嘴山| 象山| 德阳| 雅安| 金坛| 内蒙古呼和浩特| 蓬莱| 永州| 莱州| 阿坝| 海北| 象山| 景德镇| 枣阳| 吴忠| 天水| 灵宝| 菏泽| 海西| 十堰| 佳木斯| 开封| 邳州| 伊犁| 浙江杭州| 眉山| 台湾台湾| 六盘水| 济源| 平凉| 建湖| 乐山| 漳州| 大丰| 东方| 双鸭山| 楚雄| 明港| 百色| 澄迈| 公主岭| 丽江| 永州| 灌南| 台湾台湾| 柳州| 荆州| 绍兴| 双鸭山| 塔城| 中卫| 武安| 白银| 南充| 章丘| 林芝| 莱芜| 临海| 七台河| 商丘| 昌吉| 香港香港| 临海| 雅安| 顺德| 濮阳| 万宁| 廊坊| 灵宝| 延安| 象山| 恩施| 沛县| 渭南| 淄博| 四川成都| 贵州贵阳| 邯郸| 泸州| 博尔塔拉| 乌兰察布| 蚌埠| 黑河| 绵阳| 兴化| 中山| 七台河| 大连| 邳州| 东营| 廊坊| 辽宁沈阳| 庄河| 保定| 赵县| 酒泉| 三沙| 湖南长沙| 海丰| 丽水| 晋江| 泗洪| 乌海| 馆陶| 池州| 丽水| 大庆| 德阳| 泰安| 长治| 莱州| 南通| 五指山| 通辽| 大兴安岭| 克孜勒苏| 遂宁| 明港| 琼海| 邢台| 汕尾| 定州| 永州| 河南郑州| 儋州| 汕尾| 基隆| 安岳| 义乌| 永州| 玉环| 平顶山| 余姚| 莱州| 梅州| 图木舒克| 三亚| 宁波| 湛江| 霍邱| 果洛| 茂名| 绵阳| 大庆| 项城| 淮南| 台山| 天门| 荆州| 宁国| 鄢陵| 牡丹江| 衡阳| 金昌| 澳门澳门| 吴忠| 淮南| 定西| 阳春| 海南| 海安| 安康| 莆田| 保定| 六安| 甘孜| 临夏| 顺德| 简阳| 玉树| 南安| 垦利| 海安| 长治| 铜仁| 营口| 靖江| 玉树| 大同| 喀什| 海拉尔| 大连| 阿里| 扬州| 威海| 瑞安| 北海| 安阳| 临汾| 临沧| 石河子| 北海| 安阳| 恩施| 阜阳| 茂名| 安阳| 巴音郭楞| 广州| 松原| 临夏| 兴安盟| 舟山| 莱州| 肥城| 章丘| 海西| 新泰| 三河| 驻马店| 焦作| 神木| 章丘| 兴安盟| 博罗| 宁德| 毕节| 那曲| 沭阳| 黑河| 文山| 枣阳| 大连| 基隆| 廊坊| 长治| 诸暨| 红河| 乐清| 淮南| 怀化| 楚雄| 景德镇| 图木舒克| 湛江| 白城| 淮南| 唐山| 黔南| 丽水| 安顺| 株洲|